||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妇科偏方

杜惠兰治不孕症:调经、止带、消、化瘀

来源:266z.com  作者:中医养生民间偏方网  
•临床辨治,须循“郁者疏之,结者散之,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者补之”之理使任通冲盛,月事以时下,冲任气血调畅,氤氲有时则能受孕。谨记“调经先治肝肾,补肾疏肝经自调”以及“治病先祛邪,邪去正自安”的观点。   •临证中除以药物治疗外,还需辅以心理上的疏导和精神上的安慰,使患者能够正确面对社会、家庭及周围环境的压力,保持良好心态和心理平衡。   杜惠兰教授,系河北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院长,硕士生、博士生导师,从事妇科教学、临床工作30余年,学验俱丰,临床治疗不孕症疗效颇佳,笔者有幸侍诊于杜惠兰教授左右,耳濡目染,受益颇多,现总结其治疗不孕症学术思想如下。   受孕理解   杜惠兰教授认为,受孕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生理过程,必须夫妇双方肾气盛,天癸至。在女子必须“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在男子必须肾精满盛,精气溢泻,然后阴阳相合,精血相搏,胎孕乃成,是所谓“男精女血,合而成胎”。   月经是脏腑、经络、气血协调作用于胞宫的生理现象,其主要成分是血。藏血者,肝也,女子以血为本,以肝为先天。肾为天癸之源,冲任之本。肾气盛则天癸至,任脉通,冲脉盛,月事以时下,阴阳和而能有子。肝为血脏,冲脉为血海。女性的经、孕、产、乳无不以血为用,肝所藏之血有余,则冲脉血海盈满,肝气条达,冲任调畅,胞宫才能行使其生殖功能。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为胞宫的生殖功能提供能源和动力。又肾藏精,主封藏,脾主统血,肝主疏泄,均与经血之藏泻有关,共为孕育打下基础。   病因病机   杜惠兰教授认为,肾主生殖,“经水出诸肾”,肾气虚,则影响天癸的泌至和冲任的通盛而造成不孕;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运不健,气血失充,亦难受孕;另外女子因有经、孕、带、产、乳等生理特点,21nx.com损耗有形之精血于平时,耗血则致肝血不足,肝气易于郁滞为患。此外,外感如寒、湿、火、热,内伤如房劳、产伤、劳损,其他如瘀血、痰饮等均可影响机体,导致阴阳失调,气血不和,脏腑功能紊乱,冲任二脉不能相资而不孕。   辨治经验   杜惠兰教授认为,不孕症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其由月经病导致者多见,故治疗应重视月经的调治。若由于炎性带下,或瘕,或免疫因素所致者,则应重视对原发病的治疗。   求子之道,调经为要   “由月经病导致的不孕,重点在于调经。”杜惠兰教授认为月经正常是孕育的最基本前提条件。《女科要旨·种子》云:“妇人无子皆由经水不调……种子之法,即在调经之中。”据临证所见,不孕症患者多伴有经行违期,月水不利,经量失宜等月经不调之候。杜惠兰教授认为调经即补肾、调肝、健脾,调畅气血,调补冲任。具体治法如下。   肾虚宫寒,温阳暖宫   肾为先天之本。禀赋不足,或久病及肾,致使肾气虚惫,命门火衰,胞宫失于温养,宫寒不能摄精。临证多见久婚不孕,月经延期,腰腿酸软,小腹冰凉,畏寒肢冷,情欲淡漠。杜惠兰教授凡遇此证,辄仿艾附暖宫、温胞饮之意,以温肾暖胞之品济之,如菟丝子、仙灵脾、仙茅、补骨脂、熟地等,再辅理气之品以周流,防其痞塞。   肝郁气滞,疏达郁遏   肝为风木之脏,喜条达而恶抑郁。情志不遂,气机拂郁,则肝失条达,抑郁不伸,气血失和,则致冲任不能相资,阴阳不能相合,久婚而不得孕。临证多见性急易怒,月事不调,色量失宜,经前乳胀。杜惠兰教授治此每仿逍遥散之旨,多用香附、合欢皮、柴胡、郁金、枳壳等调达气机,疏肝解郁。   瘀遏胞宫,祛瘀散结   血以运为贵,气以行为常。血运违和,气机失常,造成瘀血留着,阻遏胞宫,两精不能相搏,受孕难成。临证多见经行腹痛,血来涩少,或下膜块。杜惠兰教授每根据患者体质情况,灵活运用少腹逐瘀汤(寒凝血瘀)、膈下逐瘀汤(气滞血瘀)、血府逐瘀汤(血瘀化热),选投蒲黄、没药、桃红、当归、川芎、莪术等活血化瘀,散结除积之品。   阴亏灼热,益阴凉血   临床所见,宫寒不孕者固然居多,但因血分热盛,胞宫受灼而致不孕者亦不少。素体阳盛阴亏,或过食辛烈之品,使血热伤胞,阴阳相乘,亦难受孕。临证多见月经先期,血来量多,面色红热,消谷善饥。杜惠兰教授治此多宗养阴清热之法,用生地、白芍、地骨皮、黄芩、栀子、丹皮等品清内热,养阴血,使阴阳调和,冲任皆资,则胎孕始受。   痰湿壅塞,祛痰化瘀   脾肾素虚,水湿难化,湿聚成痰,痰阻冲任,壅塞胞宫,孕育难成。临证多见于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表现为不同程度的月经异常、闭经、体胖、卵巢多囊性改变等。杜惠兰教授认为,痰湿之源在于脾肾,主张以补肾健脾祛痰立法,佐以化瘀。常用苍附导痰丸、肾气丸化裁,选投苍术、泽泻、半夏、香附、当归、紫石英、续断、坤草等补肾化痰活血之品。   辨证论治,分期治疗   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杜惠兰教授结合月经周期变化的四个阶段(经后期、氤氲期、经前期、月经期)分期施治,即经后期重用益肾滋阴养血法,氤氲期重用温肾活血助孕法,经前期重用温肾助阳调肝法,月经期重用理气活血化瘀法。   若患者经闭时日既久,杜教授主张中药、西药同时服用,先用雌孕激素序贯法建立人工周期,再用中药调补脏腑气血,一则建立正常的月经周期,二则提高患者信心有助受孕。   带下为患,止带种子   因带下病影响不孕者,当先治其带下,再依病情而调治。明末清初著名医学家傅山云:“夫带下俱是湿症。”湿浊蕴阻冲任胞宫,即可影响受孕。   清热利湿止带   临床见带下色黄,黏稠腥臭或阴痒,舌红,苔黄厚,脉弦或滑数。妇检:阴道充血,或宫颈糜烂,黄色分泌物多,或有附件炎性体征。此宜清热除湿解毒,杜惠兰教授治此常用自拟清热燥湿止带汤加减。用药如苍白术、黄柏、蒲公英、川楝子、茵陈、泽泻、苡仁等品。   健脾燥湿止带   临床见带下色白或淡黄,无臭味,面色萎黄,食少,便溏,乏力。妇检:阴道无明显充血,分泌物色白,如水样,或宫颈肥大。此宜健脾疏肝,升阳除湿,杜惠兰教授临证常用完带汤加减,而每收佳效。   瘕内阻,分消调冲   女子胞中有结块,或痛、或胀、或出血者,称为瘕。者,其块坚结不散,固定不移,痛有定处,多属血瘀。瘕者,聚散无常,推之可移,痛无定处,多属气滞。临床所见每先因气聚,日久则血瘀成,本病以包块为主症,而现代医学的子宫肌瘤、盆腔炎性包块等均在此范畴。   温阳化瘀消   子宫肌瘤是女性盆腔常见良性肿瘤之一。多发于生育年龄妇女,临床上以月经量多,经期延长,不孕,继发贫血等为基本特征,属于中医“瘕”范畴。因其病程日久,阻滞气机,损伤阳气,故杜惠兰教授多用温阳化瘀消之法,临证多宗桂枝茯苓丸之意加减,多能收效。   清热消瘀散结   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临床常伴见炎性包块,并使内生殖器与周围组织发生黏连而形成固定状态,为中医“瘕”“内痈”“热入血室”范畴。杜惠兰教授于此常以二丹败酱红藤汤治疗,用药如红藤、败酱草、苍白术、黄柏、蒲公英、丹皮、丹参、赤芍、苡仁等,内服配合灌肠、理疗,效果颇佳。   免疫不孕,转阳入阴   免疫不孕史无记载。杜惠兰教授认为,免疫不孕系经行、产后,或人流堕胎后,房事不节,感受湿热之邪,或精浊内侵,内扰气血,冲任阻滞;或因肾虚冲任不充,胞脉失养,精不循常道,内扰气血而致。临床常见阴虚瘀热和肾虚瘀阻两证。杜惠兰教授研究发现活血化瘀药具有抑制自身抗体,调节免疫的作用,故而常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本着“久不孕,必治瘀”的原则,加大活血化瘀力度,促进受孕。   辅助方法   治疗不孕症,采取药物治疗是必需的,但一些辅助方法的介入有时也是必不可少的。   权夫妻关系,男女双调   婚后不孕,责在双方,男女都要进行检查以明确病因。若非绝对单方因素造成者,宜男女双方同时服药治疗,如此可缩短疗程,并能增强夫妻双方信心、积极度和协调度,增进夫妻关系,改善患者尤其是女性患者的心理状态,从而提高疗效。   善情怀开导,身心同治   久婚不孕,盼子心切,意欲不遂,无不情怀郁悖。久婚不孕者,多心理复杂,终日悲观失望。临证时杜惠兰教授对患者每循循善诱,嘱其要“抒情畅怀,以助药力之不逮”,同时做好其丈夫和双方老人的工作,解除患者心理压力。   重起居调摄,天人相应   女子不孕之起居调摄与治疗效果息息相关,即使治之得法,若不慎调摄,亦无痊望。杜惠兰教授每教以患者“积精、养血、乘时”之法,令独宿自养,待精血充盈,乘时交合,两精相搏,则胎孕可望。   用药经验   杜惠兰教授针对不孕症的治疗,采取病证结合,内外同治的方法,从而达到精简用药、方简效宏的目的。   衷中参西,用药不拘   杜惠兰教授在临床上衷中参西,倡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充分利用妇科检查、B超、生殖内分泌激素检查等方法,在明确西医诊断的基础上,运用中医理论指导治疗。组方遣药时,杜惠兰教授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还结合现代药理研究,灵活应用:如仙茅、仙灵脾的类植物雌激素作用,菟丝子、紫石英的类内分泌激素作用,用之可提高调经种子的治疗效果。   擅施药对,提高疗效   杜惠兰教授在临床上注重药物配伍,喜用药对。旱莲草、女贞子合用,滋补肝肾,取二至丸之意;川楝子、路路通,为治疗输卵管不通之良品;仙茅、仙灵脾合用,二仙共奏温补肾阳之功;生地、熟地同用,一寒一温,滋阴养血;阿胶、蒲黄,养血化瘀,止血而不留瘀,化瘀而不伤血,养而能利。这些药对精简实用,或二药相伍,或三四成组,药精而不杂,方简而效宏,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不孕症的治愈率。   总结讨论   本文所论之不孕症,不包括先天性生理缺陷者,主要是病理性不孕。导致病理性不孕的因素很多,杜惠兰教授认为以七情内伤、外感淫邪、生活所伤等为主要病因,是否发病以及表现为何证还与体质因素密切相关。然七情之中以怒、思、忧、恐为著,外感以寒、热、湿邪为主,尤以湿热多见。流产手术常导致瘀热为患。这些因素均可引起经、带、杂病,影响脏腑、气血、冲任失调或冲任虚损而致不孕。   临床辨治,杜惠兰教授循“郁者疏之,结者散之,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者补之”之理使其任通冲盛,月事以时下,冲任气血调畅,氤氲有时则能受孕。此正如《景岳全书·妇人规·子嗣类》云:“种子之方,本无定轨,因人而药,各有所宜,故凡寒者宜温,热者宜凉,滑者宜涩,虚者宜补,去其所偏,则阴阳和而生化著矣。”   女子原发性不孕,以月经病为多,继发性不孕,以盆腔炎性疾病居多。杜惠兰教授治疗月经病所致的不孕,重在调补肝肾。炎性包块、子宫肌瘤(瘕)所致的不孕,则化瘀散结与清热利湿并举。实践证明,杜惠兰教授“调经先治肝肾,补肾疏肝经自调”以及“治病先祛邪,邪去正自安”的论点是有临床依据的。   杜惠兰教授在临证中还强调,除以上药物治疗外,还需辅以心理上的疏导和精神上的安慰,正确面对社会、家庭及周围环境的压力,保持良好心态和心理平衡。通过疏导、安慰及做通患者和亲人的思想工作,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使患者积极配合治疗以增进疗效。(刘签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