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男科偏方

《内经》“血枯”本意――在男子为“不育”

来源:266z.com  作者:中医养生民间偏方网  
•《内经》“血枯”原非指女子经闭,其病机主要是肝肾两伤,精、气、血俱虚;其在女子表现为“月事衰少不来”,在男子则为“伤精”“精液衰乏”。   •男子“伤精”“精液衰乏”,生殖之精化生无源或减少,表现为无子,即现在的男性不育症。   血枯出于《素问·腹中论》:“帝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肢清,目眩,时时前后血,病名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伤肝,故月事衰少不来也。”   “血枯”本意   王冰是医学史上以注释《素问》的第一人,其对于血枯的解释是“夫醉则血脉盛,血脉盛则内热,因而入房,髓液皆下,故肾中气竭也。肝藏血以养人,脱血故肝伤也。然于丈夫则精液衰乏,女子则月事衰少而不来。”王冰关于血枯一病的注解,窃合《内经》之意。在女子则表现“月事衰少不来也”,然于男子则表现“精液衰乏”。可谓为血枯理解为女子闭经、崩漏疑误正本清源。马莳、张志聪皆从王冰注解,马莳在《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曰:“……在丈夫则精液衰乏,女子则月事衰少不来也。”张志聪在《黄帝内经素问集注》曰“……在女子则月事衰少不来矣……在男子则伤精……”可见,血枯并非专为女科而设,其在女子表现为“月事衰少不来”,在男子则为“伤精”“精液衰乏”。   病因病机   血枯病之原因,张介宾云:“致此之由,其源有二:一则以少时有所大脱血,如胎产既多及崩淋吐衄之类皆是也。一则以醉后行房,血盛而热,因而纵肆,则阴精尽泄,精去则气去,顾中气竭也。夫肾主闭藏,肝主疏泄,不惟伤肾,而且伤肝,及至其久,则三阴俱亏。”年少时有大脱血,直接伤及血;夫血乃中焦水谷之汁,专精者行于经隧,为经脉之血,其流溢于中者,注于肾脏而为精;又“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大脱血则精气血俱随血脱。若醉入房中,指醉后行房,21nx.com《内经》开篇云:“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因酒者大热,能助火,一进入体内,先承者为肺,肺乃五脏华盖,属金性燥,而酒性喜升,肺气必随其上升,肺既受贼邪侵伤,便不能滋养肾水;又酒醉后行房,血盛而热,气血流溢,因而肆纵,而阴精尽泄。精去则无以化气,“精者,气之精者也”(《管子·内业》),精化气,气摄精,故精去气亦竭衰。夫肾藏阴精,肝司阴器,房劳不惟伤肾,且伤肝。张氏认为血枯之病机主要是肝肾两伤,精、气、血俱虚。   “血枯”在男子为不育   血枯在于男子表现为“伤精”“精液衰乏”,女子则为“月事衰少不来”。本文在此专论在男子的表现。血脱或醉入房中,致肝肾两伤,精、气、血俱虚,然其本为精,其根为肾。   《素问·六节藏象论》云:“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 《素问·上古天真论》曰:“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肾所藏之精,既包括先天之精,又包括后天之精。肾所藏的先天之精是人体先天的基础,它禀受于父母,充实于后天,从内容上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与生俱来的、有生命的物质,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基础,即所谓“人始生,先成精”(《灵枢·经脉》),以及“生之来,谓之精”(《灵枢·本神》)之“精”,故具有濡养、化血、化气、化神等功能。二是指人类生殖繁衍的基本物质,即所谓“男女媾精,万物化生”(《易经》),“两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谓精”(《灵枢·决气》)。可见,先天之精藏之于肾,并在人体出生之后,得到后天之精的充养,成为人体生育繁殖的基本物质,故又名之曰“生殖之精”。又因“精血同源”“乙葵同源”,伤肝则肝血与肾精之间不能相互滋生、相互转化,肝血不足而肾精不能滋生。所以血枯的根本是肾精的虚损与不足,甚至是衰竭匮乏。肾精(无形之精,藏于肾)是化生生殖之精(有形之精,藏于精室)的物质基础。肾藏精,主生殖司生长发育,故《内经》曰: “丈夫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今五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男子“伤精”“精液衰乏”,则五脏虚损,则生殖之精化生无源或减少,表现为无子,即现在的男性不育症。   历代医家都将血枯一病解释为闭经、崩漏等妇科疾病,前文已详细论述,《内经》所论“血枯”原非指女子经闭,其病机主要是肝肾两伤,精、气、血俱虚;其在女子表现为“月事衰少不来”,在男子则为“伤精”“精液衰乏”;男子“伤精”“精液衰乏”,生殖之精化生无源或减少,表现为无子,即现在的男性不育症。(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