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外科偏方

用中医药为中老年人加“骨”劲

来源:266z.com  作者:中医养生民间偏方网  
老百姓都知道,人上了岁数就怕跌倒,因为年纪大了骨头“脆”了,跌倒很容易骨折。人到中年,随着年龄增长开始出现腰酸背痛、膝关节发软等情况,这些都严重影响着中老年人的生活。   原发性骨质疏松症是中老年人最常发生也最严重的骨代谢疾病,一旦有了上述症状,大多数人都会想到:该补钙了。只有少数人会想:是不是应该补肾了?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教授王拥军继承了上海石氏伤科传承人、中医伤骨科专家施杞教授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与中国中医科学院王永炎院士、谢雁鸣教授合作,在经典中医“肾主骨”“肾藏精”等理论的启发下,提出“肾精亏虚”是骨质疏松症的中医病理改变,“补肾益精法”是其治疗大法,通过双重调节肾阴虚或肾阳虚的病理状态,发挥“调证”与“治病”的效果。   靠临床实践完善中医理论   在中医经典中,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属“骨痿”“骨枯”范畴,并未对其病因病机有较为明确的表述。该团队通过“证病结合、分型论证”的系列研究,首次明确了该病的中医病因病机,证明了原发性骨质疏松的中医病因是内外因作用下的肾精亏虚,病机是早期气血亏虚、中后期肾精亏虚基础上,人体肾阴、肾阳亏虚和筋骨失养,由此丰富发展了“肾主骨”“肾藏精”等理论。   补肾益精法治疗骨质疏松症,先通过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确定患者属于肾阴虚还是肾阳虚,再运用滋肾阴或温肾阳药物进行干预,通过调控成骨细胞和破骨细胞等治疗,达到防治骨丢失或增加骨量的目的,在防治骨密度降低的同时,也缓解患者整体肾精亏虚的症状。   在临床上,王拥军发现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多发的中老年人群多伴有肾阴虚或肾阳虚的症状,他和团队在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建设项目、国家“973”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大力支持下,完成了全国6447例城市人口原发性骨质疏松“证病结合”的临床流行病学调查,证明以“肾阳虚”“肾阴虚”为主要证候的患者占83%,这个数字让他们非常震撼。   由于补肾益精法治疗骨质疏松症取得的良好疗效,团队开展了骨质疏松症证型的“证病结合、分型论治”的临床研究,完成了“补肾益精法”治疗200例原发性骨质疏松症的随机双盲双模拟、安慰剂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研究。经过长期观察和随访,证明了温肾阳颗粒显著缓解疼痛、改善生活质量,滋肾阴颗粒显著提高腰椎骨密度,并建立了从肾阴、肾阳论治原发性骨质疏松临床规范化方案和评价方法。   研究成果进社区   有一句熟悉的广告词是“35岁后骨量开始流失”,提到骨质疏松症百姓想到的首先是钙片。“其实,补肾益精等治疗方法也能在康复治疗、养生保健领域发挥更大作用”,王拥军希望通过临床-基础相结合的转化研究,提高群众对骨质疏松症的认知度,倡导预防为主,提供治疗该病的新策略。   社区是临床的第一线,为了减轻老年人的奔波之苦,提高患者的依从性,王拥军团队深入的社区、街道开展“中医骨健康服务直通车进社区”活动,建立了“中医药联合防跌倒”社区,为社区老年人进行骨密度和相关骨代谢指标变化规律的检查,预测骨折风险。对潜在患者进行骨骼肌的平衡训练,并开展相关医学知识的宣教,从汤药怎么服,用什么药引子,药渣怎样外用,选什么样的药膏,都对患者进行细心指导、流程化服务,实现了中医服务社区的覆盖化、标准化。   王拥军团队承担了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核心病种——骨退行性病变的研究任务,以及上海市中医健康促进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任务。以此为契机,他们又联合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复旦大学医学院等,及天津、广东、江苏、福建、等十余个省市39家医院、65家卫生服务中心,形成了“中医药防治慢性筋骨病联合体”“中医骨健康服务平台”,对研究成果进行推广。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现代化是中医药的发展趋势,但是必须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王拥军对团队成员提出了中医科研“研究中医”和“中医研究”的双重模式,即在起步阶段要运用当代科学技术研究中医药,如屠呦呦教授发现青蒿素,就是运用了现代药物分离技术。接下来就要遵循中医药理论指导,开展临床、基础、转化等科学研究,形成中医药防治重大疾病的科学模式,进一步提高中医药服务能力。   王拥军和他的团队将计划持续推动“中医骨健康服务直通车进社区”“中医药防治慢性筋骨病联合体”“中医药联合防跌倒”的建设。继续开展中国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原发性骨质疏松症临床流行病学调查,利用已经建立的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证病结合”“肾精状态”等评估模型和软件,开展慢性筋骨病及“肾精亏虚型慢性病”的长期队列研究,为国家提供慢性病、慢性筋骨病新的基础数据和分布情况,提高中医药防治慢性病、慢性筋骨病的水平,建立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医骨健康防治体系”。(林晓斐)